跳到內容

迎接香港債券市場的春天

更新日期: 2017年6月8日
李小加網誌
隨著香港交易所與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合資公司——債券通有限公司昨日在香港成立,“債券通”開啟的步伐越來越近了。“債券通”是中國金融市場的一件大事,因為它開啟了世界第三大債券市場對外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新時代。“債券通”必將為香港債券市場的發展帶來難得的新機遇,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與滬深港通類似,“債券通”以本地原則為本,主場規則優先,儘量讓投資者在不改變交易習慣的前提下便捷參與兩地債券市場,兩地實行監管合作。

與滬深港通不同的是,滬深港通同時開通南北向交易,而“債券通”初期先開通“北向通”,即境外投資者經由香港投資於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未來將擴展至“南向通”。滬深港通設有每日額度,“債券通”無額度限制。

由於債券市場的投資者主要是機構投資者,很多參與股市投資的朋友們可能還不太瞭解債券市場。其實,從全球金融市場的結構看,債券市場才常常是國際資本市場上的“帶頭大哥”,因為它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為利率定價,央行制定的政策利率通過債券市場傳導下來,產生不同期限和風險等級的利率價格,這些利率價格成為人們為其他資產類別(包括股票、房產、大宗商品等)定價的基準。

在國際市場上,以債券為主要構成的固定收益類產品是規模最大的資產類別,債券市場的規模遠大於股票市場。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球債券市場總規模為近100萬億美元 ,全球股票市場規模為 67萬億美元。以全球第一大債券市場美國為例,截至2016年底,美國債券市場餘額為39.4萬億美元,是當年美國GDP總量的210%。

中國債券市場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債券市場之一,在過去五年,中國市場以每年21%的年均增長率快速發展,目前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國和日本的全球第三大債券市場,總市值達8.4萬億美元(截至2016年底),僅為GDP總量的75%,無論是參照美國等發達市場的情況,還是根據中國自身的債券市場發展規劃,中國債市未來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而且,中國債券市場的對外開放才剛剛起步,截至2016年底,境外投資者持有的中國債券總值僅為8526億元人民幣,佔比約2%,遠低於新興市場和發達市場的平均水準。2016年人民幣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SDR),佔比達到10.92%,這不僅為國際投資者參與中國債券市場了提供新的動力,也提供了一個有趣的參照指標:如果中國債券市場上的境外投資者持有佔比上升到10.92%的水準,中國債市的開放無疑就大大提升了一步;同時,境外投資者持有佔比的上升,也會相應擴大中國債券市場價格的國際影響力,因為這些境外投資者的交易和結算都是最終在中國在岸的金融基礎設施完成的,真正能通過吸引外資來提高中國在岸債市基礎設施的國際參與程度。

從美國、日本等國貨幣國際化的國際經驗來看,一個成熟開放的債券市場往往是大國金融市場崛起的一大標誌,也是一國貨幣國際化成功的基礎條件。因為,只有當國家具備一定的經濟和金融實力後,外國投資者才有信心大規模地投資其債券市場;也只有當外國投資者廣泛使用該國貨幣作為金融市場(尤其是債券市場)上的投資計價貨幣和儲備計價貨幣時,一國貨幣才能成為真正的國際貨幣。

可以說,中國債券市場的成熟和開放,是中國經濟和金融實力不斷提升的標誌,也是助推人民幣國際化的“神器”。即將推出的“債券通”,將創造性地方便更多海外投資者通過香港投資內地債券市場,為內地債券市場的開放和發展迎來一大突破,也為人民幣國際化做出重要貢獻。

也許有朋友會問,中國人民銀行不是早已向境外機構投資者開放了國內銀行間債券市場嗎,“債券通”還有什麼價值?確實,目前海外投資者既可以通過申請QFII/RQFII額度的方式投資國內債市,也可以向人民銀行備案後直接在內地開戶參與內地債市,但這種直接進入中國內地債券市場的開放方式主要適用於為數不多但體量巨大的機構,例如央行、主權投資基金和大型金融機構等,它們有足夠的人力、財力和經驗直接參與在岸人民幣債券交易。而“債券通”像滬港通一樣,主要是為全世界數量眾多但體量較小或對中國瞭解不多的國際機構投資者服務的,方便他們從海外參與中國債券市場。

過去幾十年,香港一直成功扮演著連接內地與海外市場的“轉換器”作用。這一次,也不例外。內地債券市場已經是全球第三大債券市場,但交易機制與海外成熟債券市場存在巨大差異,今時今日,讓內地債券市場完全照海外市場進行改造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讓廣大海外投資者改變長期形成的交易結算習慣、並完全改用內地現行的債券市場交易機制和慣例也很困難。更加現實的解決方案是為雙方提供一個求同存異的轉換器,“債券通”正是這樣一個轉換器。在此機制安排下,海外機構像投資國際債券一樣通過各大國際債券交易平台進行交易,債券的結算和託管則通過香港進行,香港金管局CMU將作為債券的名義持有人提供結算服務,中國外匯交易中心與香港交易所共同負責投資者入市及交易服務。

也就是說,直接參與在岸債券市場的交易模式與“債券通”模式各司其職、互為補充,會長期共存下去。打個簡單的比喻,能夠直接在內地開戶投資債券市場的大型海外投資機構好比是研究生,而通過“債券通”投資內地債券市場的大量海外投資機構則好比是大學生,暫時沒有興趣或能力參與中國債券市場的海外機構是高中生。雖然一些大學生會畢業而成為研究生,但也總有一些高中生會陸續進入大學成為大學生,因此,“債券通”仍將為連接中國內地與國際市場創造獨特的價值!

對於香港而言,“債券通”也將為香港金融市場的發展迎來難得的機遇。眾所周知,香港過去一直是企業上市融資的中心,股票定價能力很強,但要成為真正有競爭力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還必須具備為債券、貨幣和大宗商品等多種資產定價的能力,必須為投資者提供豐富的風險管理工具。由於香港特區政府一貫財政穩健,財政盈餘充沛,香港本地主權債市場規模一直比較有限。幸運的是,我們背靠中國這個高速發展的大市場,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如前所述,海外資金將通過香港進入內地債券市場,因此,“債券通”必將為香港帶來更多國際“活水”。而且,未來“債券通”開通南向通後,內地資金也會投資香港離岸債券市場,啟動香港債券市場的發展。這些增量資金進入香港之後,不僅有投資債券市場的需求,也有管理匯率風險和利率風險的需求。通過大力發展人民幣貨幣期貨、貨幣期權、人民幣國債期貨等定息及貨幣產品,我們可以為海外資金提供豐富的風險管理工具,讓他們更加安心地投資內地資本市場。

短期來看,“債券通”不會給香港交易所帶來即時的經濟效益,因為債券交易大部分是在交易所以外的OTC市場進行,但從長遠發展來看,“債券通”將為我們逐步完善包括匯率產品、利率產品和大宗商品在內的香港離岸人民幣產品生態圈提供重要的契機,持之以恆,我們就能把香港建設成為國際風險管理中心。

值得欣慰的是,我們幾年前佈局的一些風險管理產品已經初見成效,例如,人民幣貨幣期貨成交不斷活躍,目前已經成為國際交易所市場流動性最好的人民幣期貨產品。今年我們推出了人民幣貨幣期權和人民幣國債期貨試點,下半年還計畫推出支持實物交割的人民幣美元雙幣種黃金期貨、LME貴金屬合約和人民幣指數期貨。未來,我們還將不斷豐富產品系列,滿足市場需求。

當然,新產品和新業務的發展往往需要時日,在剛剛推出時成交一般不會很活躍,“債券通”開通初期成交量可能也不大。但是,積沙成塔,集腋成裘,我們今天邁出的一小步,也許將會成就明天的一大步。

“債券通”已經為我們播下了一顆寶貴的種子,讓我們共同努力,辛勤耕耘,等待收穫的季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