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香港可以成為「一帶一路」的新支點

更新日期: 2017年6月30日
李小加網誌

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懷抱的第20個年頭,香港和內地都舉辦了一系列的慶祝活動來回顧香港的昨天,展望香港的明天。慶賀之餘,大家不約而同關心一個問題:中國經濟已經騰飛,未來香港如何延續過去的輝煌?

在我看來,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擁有獨特的優勢,是連接中國與海外的轉換器。只要與時俱進、找准自己的定位,香港一定能在中國未來的發展中繼續扮演重要的角色,比如,在中國牽頭的「一帶一路」發展戰略中,香港就有機會成為最重要的槓桿支點和權益轉換器。

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讓我們來看看「一帶一路」到底是什麼。不同的人對於「一帶一路」戰略有著不同的理解。在很多香港朋友看來,「一帶一路」是非常遙遠的事情,跟香港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在我看來,「一帶一路」既不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畫,也不是簡單的產能輸出,而是一項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為突破口、帶動歐亞大陸經貿合作、從而實現互利互惠共同發展的重大國家發展戰略。在當前發達經濟體的逆全球化風潮下,「一帶一路」實際上提出了一個在新的環境下推動全球化的大方向。香港因把握全球化趨勢而興,在當前國際經濟金融格局變幻的大背景下,如果我們能夠充分認識「一帶一路」對全球經濟和政治格局的深遠影響,如果我們能夠有效發揮香港「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我們就會找准香港的定位,就能成就下一個20年的輝煌。

這樣的信心來自哪裡呢?請允許我在此分享一些思考。首先,既然不是馬歇爾計畫,「一帶一路」就是遵循市場規律的投資,不是無償援助,因此我們必須關心錢從哪裡來;第二,既然不是簡單的產能輸出,那麼沿線國家就必須「購買」中國的產能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因此我們也必須關心錢從哪裡回的問題;第三,既然是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就必然需要用到大宗商品,如果全球大宗商品價格迎來新一輪牛市、或者出現價格劇烈波動,我們必須關心如何影響全球大宗商品定價、並且管理其波動風險的問題;第四,既然是中國領投「一帶一路」建設,人民幣必將有重要的戰略機會,努力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最重要的國際貨幣,因此,我們必須關心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離岸價格的形成和風險管控。在這四個既然與必須中,我們都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擁有的優勢。

一、錢從哪裡來?

目前很多「一帶一路」沿線經濟體的發展程度差異性巨大,不少經濟體尚不發達,無力購買中國產能,雖然有些經濟體有礦產資源或市場潛力,但由於政局不穩、投資環境欠佳,資源變現很困難,投資回報很難保證,可謂花錢容易掙錢難。因此,「一帶一路」建設能否成功推進,一定要解決投資的「錢從哪裡來」與「錢從哪裡回」這兩個問題。

先看看「錢從哪裡來」,由於中國是「一帶一路」的宣導者和推動者,「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專案多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和中國政策性銀行提供貸款的形式啟動先期投資。但是,建設「一帶一路」不可能是政府一家的事,必須引導市場的資金,也不能單靠中國一國之力,必須爭取更多的國家和市場加入「一帶一路」的「朋友圈」。也就是說,「一帶一路」應該爭取以儘量少的政府資金來撬動儘量多的市場資金,以儘量少的中國資金撬動儘量多的國際資金。在這裡,政府是領投人,市場是跟投人;中國是領投人,世界是跟投人。

既然要撬動最大的資源,「一帶一路」投資必須找到一個最有效的槓桿支點,這個支點可以放在國內,用中國政府的錢來撬動中國市場的錢,但這樣一來,「一帶一路」建設的風險就全部鎖定在了國內,擔子完全落在了中國人的肩膀上。「一帶一路」的成功將為世界經濟帶來巨大的增長機遇,全球資金中不乏願意共擔風險享受高回報的積極參與者,從這個意義上講,以香港為支點,可以撬動更海量的國際資金參與到“一帶一路”的建設之中。

二、錢從哪裡回?

如果「一帶一路」建設的資金是靠槓桿撬動市場而來的,那市場需要的收益又如何回籠呢?答案是國際資本市場。資本市場就是各種金融需求進行權益互換的場所,有人用今天的錢去換明天的收益,也有人願意用明天的收益換取今天的投資;有人願意把錢借給有信用的人,也有人願意把錢借給有抵押品的人;有的抵押品是實物資產,未來的收益可以證券化作為抵押品來換取今日的資金。跨地區、跨時間、跨行業進行資源配置,正是金融中心可以大顯身手的地方。

具體到「一帶一路」,我們應該讓沿線有資源的經濟體將其資源在一個大家公認的市場打包上市,形成有價證券,使其資源迅速形成今天就可以利用的市場價值,以補充其欠缺的償還能力,用抵押或其他形式來保證中國和國際投資者的回報安全。由於抵押權益的市場價值直接影響資源國的償付能力和融資功能,這樣的安排可以將資源國的市值管理與基礎設施投資者的投資安全放在一個利益共同體中。

這樣的利益共同體實際就是一個權益轉換器,它用一個安全有效的機制,把今天的錢換成明天的收益,用今天的股權抵押了未來需要償還的債務,把貨幣投資換成資源的未來收益。這裡的權益人包括中國產能、中國資本、世界資本、資源國,能夠保證這一權益互換的是一個大家都信任的資本市場。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轉換器,「一國」決定了香港是值得中國信任的地方,「兩制」下與國際接軌的法治和市場環境則為香港贏得了海外投資者的信任,吸引了來自全球的資金。

三、如何管理大宗商品價格波動?

中國目前已是全世界最大的原材料消費國,但是並未取得與其經濟實力相匹配的國際大宗商品定價權。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必然需要消耗更多的大宗商品,如果大宗商品價格迎來新一輪牛市,中國勢必處於比較被動的位置,應該及早打算,提升對於國際大宗商品的定價權。

儘管目前內地期貨交易所的成交量已位居世界前列,但由於尚未對外開放,暫時未能形成有國際影響力的基準價格。「一帶一路」建設橫跨歐亞大陸,必然需要使用有國際影響力的基準價格。在這方面,連接東方與西方的香港可以貢獻獨特的價值。香港近幾年已大步發展大宗商品業務,通過海外併購與在岸建設,香港有望在不久的將來建設大宗商品的深港倫互聯互通。

四、如何讓人民幣國際化與 「一帶一路」比翼雙飛?

「一帶一路」建設將會面臨很多風險,包括政治風險、債務風險、匯率風險等等,這些風險中最容易被管控但也最容易被忽視的是匯率風險。如果「一帶一路」建設仍然使用美元或其他外幣結算,匯率風險很難管控。如果「一帶一路」建設儘量使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相對而言,更容易把風險的管控權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

目前,香港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不僅擁有大量的離岸人民幣存款,而且開發出了多種多樣的離岸人民幣投資工具和風險管理工具,包括人民幣兌美元期貨、以人民幣計價的金屬期貨、人民幣債券、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等,可以滿足不同的海外機構對於人民幣的資產配置和風險管理需求。香港完全有能力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助推器。

總而言之,無論是在解決錢從哪裡來、錢從哪裡回的問題上,還是在解決大宗商品與人民幣價格風險管控方面,香港都能為「一帶一路」建設做出獨特的貢獻。

對於金融圈的朋友來說,以上道理不難理解。但對於普通市民來說,這些道理並不一定那麼顯而易見,我八十歲的老母親就特別關心國家大事,不止一次地問我:「習大大要搞一帶一路建設了,你們香港有份兒參與嗎? 」我就給她打了個通俗的比喻:地球好比是一個鄉鎮;中國是這鎮上的一個大戶人家,經過幾十年的努力,現在家大業大,有錢有設備,勞力充裕。這個大戶人家的鄰居有住在鎮郊田野裡的農戶(「一帶一路」區域沿線的中西亞國家)和鎮上的其他富裕人家(歐洲經濟圈)。住在鎮郊田野裡的農戶仍很貧窮,家裡未通水、未通電,路也坑坑窪窪,但他們家裡有大棗樹(資源),他們靠賣當年收穫的棗勉強生存。作為大戶人家的中國雖然很希望帶領這些農戶共同致富,但是也不能為這麼大一片田野無償地修路、引水、通電。

在這種情況下,大戶投資人家必須動員全鎮其他富裕人家共同參與投資、共擔風險、共用成功,同時,今天沒錢但有棗樹的農戶可以將棗樹未來的收成拿到鎮上的「錢莊」估值,形成大家都能接受的價格,富戶們都可以認購一部分「棗證」。農戶們不僅可拿到一些錢培育棗樹多產,保證棗樹的價值增長,還可以用自己的「棗證」抵押,換來大戶們出錢出力出設備,讓鄉野之間通路通水通電,為了贖回自己的「棗證」,或者為了融到更多資金,農戶們自然會把棗樹養得越來越大,實現共同發展。

無論如何給農戶家的棗樹定價,都需要一個交易定價中心,好在富人們在鎮上開了不少錢莊(資本市場)。可是,到哪家「錢莊」估值定價好呢?由於大戶人家是領投,自然希望估值在自家錢莊,而其他富戶雖然是跟投,但也想用自家的錢莊估值,而有棗樹的人家則希望找第三方開的錢莊,大家爭執不下。其實,大戶人家的海歸兒子(香港)開的那家錢莊比較容易得到大家認可。由於「一國兩制」,它有可能成為大家都可以接受的「錢莊」。

那到「錢莊」為什麼東西定價呢?首先是拿來做抵押品的棗樹(資源)收益,然後是建設中所需要的材料(大宗商品)以及建設資金(人民幣匯率與利率)。由於參與各方的利益和風險不同,政治、經濟、法律制度也存在差異,大家都會對於錢莊的選擇十分在意。如何找到一家大家都能接受與認可的錢莊至關重要。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錢莊」。「一帶一路」是國家戰略,無論有沒有香港的參與,都會推進。但有了香港,「一帶一路」戰略可以獲得更大的成功,成功的概率也會更高。

眾所周知,在過去二十年裡,香港一直是連接中國與世界的轉換器,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香港為內地企業籌集來自世界的資金,並成功轉型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在今後的二十年裡,香港除了繼續發揮融資中心的作用,還可成為中國的全球財富管理中心、領先的離岸風險管理中心和中國的全球資產定價中心。

阿基米德曾經說過,「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動整個地球。」 中國今天宣導的「一帶一路」戰略,即將引領新一輪的全球化進程,香港完全可以成為「一帶一路」的新支點,幫助中國撬動整個世界。


與我們分享您對《李小加網誌》的看法,請電郵至:ceo@hkex.com.hk。您發送的郵件我們一定會細讀,惟我們收到的郵件眾多,集團行政總裁未必能親自逐一回覆。您如對香港交易所、其產品或服務有所查詢或意見,請與我們各有關部門直接聯繫。謝謝!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