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走近前海聯合交易中心

更新日期: 2017年5月11日
李小加網誌

一年一度的LME亞洲年會今年再次高朋滿座,和往年有些不同的是,本屆LME亞洲年會除了在香港舉辦一系列精彩活動外,還在深圳前海設立了分論壇。約300位海內外嘉賓雲集我們正在籌備中的前海聯合交易中心,探討大宗商品界的熱門話題。

很多朋友都對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充滿興趣,向我提出不少問題。由於場地有限,無法邀請所有的朋友來參加我們的前海分論壇,在此我將一些大家常問的問題整理了一下,集中作答,試著帶大家走近前海聯合交易中心。

一、香港交易所為什麼要設立前海聯合交易中心?

大宗商品是香港交易所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設立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則是我們大宗商品發展戰略的重要一步。

眾所周知,香港資本市場傳統上是一個股票市場,在過去二十年裡一直是中國企業首選的海外融資中心,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和內地資本市場的開放與發展,香港資本市場的功能也開始逐步轉型。在今後的二十年裡,香港將會發展成為集股票、大宗商品與外匯為一體的全方位國際金融中心。

但是,香港人多地少,缺乏發展腹地,也沒有大宗商品發展的傳統,我們需要尋求符合香港實際、發揮香港所長且滿足國家所需的獨特的大宗商品發展之路。

因此,我們開始探索一個「兩條腿並行」的大宗商品發展戰略:期貨戰略 — 與內地交易所互聯互通,互掛互惠;現貨戰略 — 走出去買、走進去建。

繼滬港通、深港通成功後,我們與內地期貨交易所深入探討互聯互通、互掛互惠模式,考慮過各種合作方式。我深信在不遠的將來,我們一定能在期貨領域找到互惠共贏的互聯互通機制,實現「商品通」。

在現貨戰略上,囿於香港的地域狹小,我們的戰略選擇是「走出去買」和「走進去建」。「走出去買」即海外兼併收購。2012年,我們成功收購了具有140年歷史的倫敦金屬交易所(LME),走出了併購國際金融基礎設施的第一步。「走進去建」就是回到祖國腹地,與內地監管當局和機構深度合作,利用香港的獨特優勢新建一個紮根內地、服務實體、合規守法的大宗商品現貨市場,打通金融進入實體經濟的渠道,彌補市場空缺,助推供給側改革。

「走出去」和「走進去」戰略的最終目標是利用香港獨特優勢,將「走出去」收購的平台與「走進去」建設的平台有效的互聯互通,利用自己的國際金融基礎設施,加快中國大宗商品市場國際化的進程,真正實現國際大宗商品定價的東移。這對於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戰略有著重要意義,「一帶一路」沿線涉及60多個國家,預計未來十年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額將達2.5萬億美元,其中相當比例將是大宗商品資源,發展潛力巨大。對內地而言,如何有效管理商品價格波動所帶來的風險也將直接影響到「一帶一路」大戰略下的許多具體項目的順利推進。「一帶一路」沿線有香港和倫敦兩個國際金融中心,如果我們的「兩條腿並行」的戰略順利實施,那麼,我們就可以把倫敦和香港的國際經驗與中國的實體經濟需求以前海為節點進行對接。

二、香港交易所內地商品交易中心為什麼選址前海?

深港兩地一衣帶水,兩座城市在國家的改革開放進程中均肩負特殊使命和獨特優勢。中央政府在深圳設立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為深港兩地更緊密地融合發展提供了平台。深圳前海也是習近平總書記十八大之後到地方視察的第一站,他特別指出前海應該「依託香港、服務內地、面向世界」。李克強總理在今年兩會上提出了要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進一步推動粵港澳深化合作。

然而,作為國家經濟發展主要引擎之一的華南地區,尚無一家全國性的商品交易市場,必須加快補足短板。

因此,在深圳市政府的支持下,香港交易所聯手前海的合作夥伴,共同發揮前海的特殊政策優勢,合資籌建前海聯合交易中心。今年是香港回歸20周年的重要時刻,前海聯合交易中心若能在今年正式開始營運,將是「一國兩制」優勢下深港合作的一大成果,這也將是香港的主要金融基礎設施首次在內地設立金融平台。

三、前海聯合交易中心會否與內地期貨交易所形成競爭?

前海聯合交易中心是一個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我們的定位是立足現貨,服務實體,與內地期貨交易所形成互補。

自從2012年收購LME以來,我們對大宗商品市場有了更深刻地認識。全世界的期貨市場,對於企業客戶來說,其實都是一個小眾市場,永遠只有少數的企業能夠通過期貨直接去做套期保值。期貨的標準化和高槓桿,對使用企業的知識、觀念、管理、資金、人才配備等都提出了較高的要求,也注定了不適合絕大多數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參與。因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國內參與期貨交易的企業,相對於大量有對沖風險需要的企業數量,少之又少。絕大部份的產業企業沒有得到有效的套保避險服務,這些企業多是中小企業,得到有效的套保避險服務,對於他們的穩定可持續發展是至關重要的。可以說,滿足這些企業的個性化的需求,是服務實體經濟的關鍵,對於推動供給側改革和調整經濟結構、疏通金融進入實體經濟的渠道具有重要的作用。

LME恰好在滿足企業個性化需求、服務實體經濟方面有著上百年的成功經驗,我們希望借鑒LME的成功模式和歷史經驗,在內地打造一個能夠有效服務實體經濟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有效彌補這一市場空缺,為這絕大多數的產業企業服務。如果前海聯合交易中心能夠有效地服務這些企業,將能促使更多實體企業在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平台上進行現貨交易的同時參與期貨市場的套期保值,與期貨市場形成互補和良性循環,促進期貨市場的機構化和實體化。前海聯合交易中心的初心和理想就是希望從現貨入手,幫助實體企業茁壯成長。也就是說,既然在定位上有明確的差異,前海聯合交易中心與內地交易所定能精誠合作。

四、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和LME是什麼關係?前海聯合交易中心準備如何服務實體經濟?


前海聯合交易中心既要借鑒LME的經驗服務於實體經濟和產業客戶,又絕對不能簡單照抄照搬,必須切合中國國情。

誕生於1877年的LME,是一家非常接地氣的百年老店,積累了豐富的服務實體經濟的經驗,包括天天交易日日交割的個性化合約、遍佈世界的交割倉庫網絡、分級結算的風險管理制度和會員自律管理機制等。舉個例子,與一般期貨交易所僅提供標準化的月合約不同,LME提供包括日合約、周合約、月合約在內的195個合約,緊貼現貨交易的習慣,全天候滿足企業套期保值交易的個性化需求。因此,LME不是期貨交易所,在國際市場上它通常被同行們公認為是現貨交易所。

我們在前海設立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就是要創造性地借鑒LME服務實體經濟的經驗,服務內地實體經濟。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中國的大宗商品期貨市場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交易量已經佔全球市場的一半以上。海外成熟大宗商品市場大多經歷了上百年的自然沉澱,由現貨市場、中遠期市場逐步發展到期貨市場,而中國的大宗商品市場是個「跳級生」,在現貨市場還不發達的時候直接跳級到了期貨市場階段。現在期貨市場很發達,監管充分,風險管控有效,但現貨市場卻極為分散,沒有統一標準,缺乏有效服務,存在市場發展嚴重失衡、在國際市場上缺乏足夠的定價權等問題。

針對這一現狀,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將會借鑒LME經驗,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己任,培育以機構客戶為主的現貨市場。前海聯合交易中心不做小散戶的生意,只服務機構客戶,尤其是中小產業企業。具體而言,首先,我們要打造可靠的倉儲和便利的物流,建立LME式的交割倉庫網絡和行業信用;第二,我們將圍繞企業需求,為大宗商品使用者、貿易商、物流商和金融中介等各方提供安全、高效的大宗商品現貨交易、融資、倉儲物流及供應鏈管理等一系列綜合服務;第三,我們將創新服務模式,最大限度降低企業的資金成本和交易成本,尤其要降低中小產業企業套期保值的成本,為他們提供更加個性化的服務。

五、內地有上千家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前海聯合交易中心與它們有什麼不同?

目前內地有超過1000家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但信譽和規範程度良莠不齊。這種現象本身反映了國內大宗商品交易服務無法滿足實體經濟巨大需求的現狀,同時,大規模的發展亂象也為有效監管帶來了巨大挑戰。

在我看來,一個成功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必須至少具備以下三大核心要素,缺一不可:

一是強大公信力 — 只有強大的公信力才能吸引市場各方在一個可靠的平台上放心地交易;

二是強大的實力及對大宗商品交易的深度認識 — 大宗商品交易的複雜性、規模化與國際化注定了交易平台必須擁有強大的財力、物力和領導力;

三是良好的風險管控能力 —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交易所集團之一,香港交易所同時是三家交易所、五家結算所的運營機構和一線監管機構,業務橫跨歐亞市場,運營著市值超過30萬億港元的港股市場和每年成交額高達10萬億美元的全球金屬市場。在風險管理領域,我們符合所有國際標準的要求,是全球所有主要市場認可的中央結算對手。

今天一千多家的交易平台中能滿足以上條件的平台寥寥無幾,一個交易平台如果沒有強大公信力,則很難整合現貨交易行業生態,無法實現有效服務實體經濟的理想;如果沒有強大的實力和精耕細作的定力,則很容易走上變相期貨交易、誘使散戶參與的不歸路,最終給老百姓造成損失,也為政府和監管者帶來監管挑戰。

香港交易所與深圳前海共同籌建的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具有上述三大優勢。我們希望自下而上地建設一個創新型大宗商品交易平台,踏踏實實地立足現貨,樹立新的行業標杆,在充份管控風險的同時,滿足實體經濟中最迫切的需求。

六、如何看待內地清理整頓各類不規範交易平台?

我們堅決支持監管機構清理整頓各類不規範交易場所,只有清除害群之馬,才能為行業發展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監管機構工作的核心是清理與整頓,不是簡單的封殺關閉,目的是為了市場能更好更安全地發展,更有效地服務實體。從這個意義上看,前海聯合交易中心生正逢時。

從表面上看,這次清理整頓聚焦在集合競價、保證金交易、中遠期交易或類期貨產品上,反映了這些產品和交易模式在一個散戶主導的不成熟市場很容易被濫用,特別是在欺詐個人投資者方面。因此,現階段大力整治不僅必要,而且及時,有利於防範風險升級。

與此同時,有識之士也都明白,在一個監管到位、以機構為主的成熟市場,中遠期交易是全球大宗商品交易的最基本模式,本質上是中性的交易工具,是服務實體經濟離不開的必要交易模式。

因此,我們相信清理整頓是一個正本清源的過程,我們也相信監管機構的智慧和遠見。在清理整頓工作結束後,相關的監管制度和規則應該會更加完善和有效。

七、目前的清理整頓會不會影響前海聯合交易中心的正常開業?

前海聯合交易中心今天尚未開業,因為我們還有大量的基礎準備工作沒有完成,目前我們正在加緊準備中。

在今天清理整頓的大背景下,前海聯合交易中心一定不忘初心,合規經營,深耕細作,在推出時間、模式、產品等方面做到合法合規,助力內地大宗商品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

媒體朋友經常問我,前海聯合交易中心到底何時開業?這個答案其實並不重要。由於我們著眼現貨,大量投入和準備都有利於未來長期的發展,因此關注第一個產品究竟何時上線其實並沒有太大意義。

有朋友曾給我講過一個關於竹子生長的故事,最後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據說在成長的前幾年,竹子只能長幾厘米,可能還出不了土。進入第五年,竹子就開始以驚人的神速成長,一天就能長幾十厘米,這是因為竹子利用前幾年的時間已經深深地在土壤裡紮下了根,積蓄了豐富的營養。竹子的成長經歷和信念也適用於今天的前海聯合交易中心。我們對未來充滿信心,我們會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地迎接「第五年」的到來。


與我們分享您對《李小加網誌》的看法,請電郵至:ceo@hkex.com.hk。您發送的郵件我們一定會細讀,惟我們收到的郵件眾多,集團行政總裁未必能親自逐一回覆。您如對香港交易所、其產品或服務有所查詢或意見,請與我們各有關部門直接聯繫。謝謝!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