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香港交易所綠色及可持續發展金融主管許淑嫺

香港上市公司近年開始受到環境、社會及管治(ESG)評級機的評分,不少公司對於差強人意的評級大感意外。要在這方面作出改善,公司必須先ESG評級,並明白評級如何影響其投資者。

--

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香交易所)去年底修訂《上市規則》條文,就ESG事宜推出新的強制披露規定,條文已於今年71日生效。這些加強ESG匯報的規定實後,ESG評級機將可取得更多公資料對上市公進行評分,上市公也會因而在ESG被評級。

未有委託而獲得ESG評級,部分公的反應是「驚」多於「喜」。有些公司高層對於自己公司的評級低於同業甚為意外,不明所以,亦不確定要怎樣做才能提高評級。

其實不論對發行人或是投資者來說這都是學習及發展步的過程今天愈來愈多資產擁有人資產管理者以及投資者,都會在其投資策略中加入ESG表現的考量。

香港有2,500多家上市公司,其中一些規模相對較小、投資者構成以本地投資者為主,這類公司很多都從未在非主動委託下接受過第三方評級。他都還在學習如何面對、接受和擁抱各類ESG指標,便要被機構按這些指標分析評估,難令這類上市公司感到無所適從。

有鑑於此,香港交易所推出了一個簡稱「STAGE的新一代ESG平台,旨在為發行人及投者提供更多有關綠色及可持續發展金的資及指引提升資訊透明度,協助市場更快適應社會責任投資愈益盛行的環球趨勢。

在這個大趨勢下,投資管理人對ESG資訊的需求將越來越大,未來ESG評級也將會成為投資者關係的重要一環,因此企業必須能夠提供可靠、量及可比的ESG數據。上市公司必須瞭解ESG評級,以及有關評級對其投資者及其他持份者的意義。

 

可靠的數據

大部分上市公的最大疑都是:評級機會如何作出ESG評級?答評級機一般會透過查閱公資料及問卷調查以評估上市公ESG表現。公開披資料包的年報、ESG、相關政及非牟的數庫、新公告及媒來源。

上市公要提升ESG表現,必須先確提供了可準反映其業ESG影響方面的可靠數。香交易所的新ESG規則便提供了一個基礎起步點,例如由強規定要說明董事會在ESG事宜方面的考因素的董事會聲明對公有影或可有影的重大氣題、目標以至須披露(不遵守解釋)所有社會KPI關鍵績效指標等。

符合國最佳常規的公司,須跟從國ESG匯報標準。然而,現時ESG匯報的其中一個最大難,就是匯報框架及標準種類太繁多。有框架及標準包括全球報告倡議 GRI、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TCFD及永續會計準則委員會SASB)。部分公僅使用一個框架,亦有部分公因不同原因或因應不同業而採用一個或多個框架。另外ESG評級機構在進行ESG評估時所採用的指標、方法及比重又往往各不相同,同時又有些機構只專攻特定行業或個別的ESG

對於剛開ESG的香港中小企來說,著手入門探索時也許就像摸黑探路般困難。而香港交易所設立的ESG及綠門戶平台「STAGE,則可成為企業的入門平台為公提供有提升ESG表現的資訊。

一個結完整且經過深思熟慮ESG匯報方式有助辨別個別業的長短處,亦有助發並減低ESG。公在制定業時,若能貫徹ESG原則,一旦碰上突如其來的轉變亦可更靈應對。

舉例來說,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市運作,有些公便比以前更仔細檢查供應鏈,以確模式穩及可持發展。這種在供應鏈管上融入ESG因素便是良好業ESG工作的重要一環,幾乎適用於所有業

 

積極參與,互動溝通

上市公ESG 已是投者在作出投資決策時會考慮的重要因素,主要因為愈來愈多機了聯合國負責任投資原則(PRI)。PRI是一個致力推ESG元素融入投的組織,現時參與機超過3,000家,管合計超過100萬億美元。對於上市公來說這是個難得的機會若能處理好公司的ESG,便可提高其ESG評分,從而提升其投力。負責任的經理在作出投決策前,都會查看評級機給上市公ESG評級。大型的全更可會主動要求評級機就其投組合中的公司又或有意投的公作出ESG評分。

因此,上市公宜多與機者及其他主要持份者溝,深入了解他重視企業ESG哪些方面的表現、哪些是公需要改的地方。公亦應盡量披ESG的具內容採取哪些措以求提升表現等。

評級機經常會向上市公發出問卷,收集有ESG標準及表現的額外資料。我參與。除此以外亦可採取主動自行直評級機,以進一步了解評分背後的準則及比重,針對自己的求進

總括而言若想不斷提升ESG方面的表現提供可信、可量及可比的數重要,但與投者及評級機動、加深相互暸才是關鍵所在。

 

坐言起行

最重要是坐言起行及新發行人應著手與投者及評級機開展互,待慢後,再逐ESG露、提升評級。進程中的資料應該好好記錄和備份,並與市和持份者分享披,彰公司致力發展可持發展業的決心。

公司業一旦融入ESG後,自自然然就會發現,原來不論是投者、分析員或其他持份者都很樂意提供協助和配合。香交易所當然也是一眾發人最可信的夥伴和支這個自不待言!

 

Credit: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in HKEJ; on 26 August,2020